Spark采用1/2.3吋的背照式感光元件,供应商为Sony,有效画素来大1200万,拍摄时仅支援JPG不像Mavic Pro可储存RAW档,而且色彩风格也无法自订;也因为JPG的动态范围不如RAW,所以我会建议在起飞前就将拍摄模式设为「AEB连拍」,±0.7 EV的包围曝光可以应付多数的场景,但执行包围曝光时的三连拍曾多次遇到LAG的情况发生,按下去可能是没反应,或是过了3~5秒才会执行拍照,这点还挺困扰我的。

结语:总的来说这款来自SIM TOO星图智控出品的蜻蜓无人机属于入门级的无人机产品,较适合初学无人机并且喜欢低空航拍的爱好者,其主打轻便易携带的构造设计,浅显易懂的傻瓜式飞航操控以及不算太贵的准入门槛都让消费者更容易关注和接受,而近30分钟的续航时间也属主流,基本能满足一般的飞行摄录需求,当然从官网给出的配件价格来看,可能会用到的备用电池及遥控器的价格还是略高,特别是刚需的遥控器,希望官方未来在搭配标准包购买时能给予一定的优惠折扣,最后希望能增加无人机灯组的开关功能,毕竟白天很多时候希望尽可能的让无人机的续航时间更久一些。

  去年秋天,一次偶然的机会,航模俱乐部接到了一个订单,要求研发制作一款无人机。“我通过上网找资料,在图书馆里查看外国期刊论文,还专门两次跑到南京一家无人机研究所去找教授学习,总之想尽一切办法获得理论知识和技术。”最终,刘鸿飞和他的团队做出了他们第一款无人机,收货方验收后也比较满意。之后,又陆续有订单找上门,他们分别制作了一架消防无人机、一架影视公司航拍无人机以及一架用于喷洒农药的农业无人机,全部都被人买走。

▲初始的升空悬停高度差不多只有6M,后续希望升高的话可以通过点按手表的上升键,每短按1次提升1M,如果觉得麻烦也可以采取自动返航的形式,待其自动升至最高时马上切换到悬停模式即可。蜻蜓无人机支持的360度环绕拍摄模式是以5米的半径进行绕轴心旋转飞行; 如果希望实现全景拍摄效果的话,通过长按自旋键即可,无人机将原地360度旋转拍摄;当然还有好玩的跟随拍摄模式,需要搭配跟随器才能使用,只需要人和无人机保持5米的安全距离,当人开始跑的时候,无人机也会跟过来,时速大概可以跟到30码的样子。

鲜为人知的是,Hover Camera 采用的是高通骁龙平台的解决方案,SOC 和 ISP 分别是大家熟知的骁龙 801 和 IMX214,也就是说,这架飞机的视觉处理能力相当于一部小米 4 手机。再加上前面说到的飞行稳定性较差的问题,Hover Camera 的拍摄效果在当下只能说是中等偏下的情况。在光线良好、气流稳定、距离适当的情况下,拍出照片的效果令人满意,你可以得到不少优秀的 4K 高清图片,但当上述三个条件有一个比较极端的情况时,飞机就会频繁使用电子防抖,不仅画面过暗,且画质也不敢恭维。

在深入介绍细节之前,你要知道,Cheerson Hobby 专业版与大疆 Phantom系列的无人机外观非常相似。你不用担心如何区分它们,因为这一款有红色的标识。尽管这款无人机的价格非常具有竞争力(有人可能认为它是玩具无人机,这一点并不完全正确),其实它相当强大,它配备了包括视觉定位系统在内的许多高级功能,而且与AR.Drone 2.0不同,实际上它还提供了一个专用的遥控器,这样你就可以方便地操控无人机了。

并且也不是在禁飞区之外就能够随便飞了,根据《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最大起飞重量在 250 克以上(含250克)的民用无人机的拥有者,必须进行实名登记,并将系统给定的登记标志粘贴在无人机上。简单说来,就是在 https://uas.caac.gov.cn 上按照要求进行登记,获得二维码之后打印出来,贴到无人机上之后就能使用了。需要强调的是,大家最好用透明胶贴住,如果用胶水,飞行时很容易被吹下来。

换言之,大疆并不想牺牲大型无人机原有的性能,来实现小型化的目标── 不料,Mavic Pro 真的做到了,性能甚至更加强大。 Mavic采用折叠式设计,折叠状态下,4个机臂紧贴机身,整体仅有矿泉水瓶大小,用户可将其放在背包中,并在短时间内完成飞行准备。 紧凑式设计的背后, Mavic的功能依旧强劲。它配备有机械稳定的4K航拍相机、视觉导航系统、最远7公里的图传距离、最长27分钟的飞行时间,种种特性重新定义了小型无人机的技术标准。

在开始飞行之前必须和大家强调,在禁飞区和限飞区一定要遵守飞行规则,各地规定的限飞区和禁飞区不尽相同。就拿深圳来说,基本上是以宝安机场为中心设立的禁飞区,分为机场禁飞区、限高区和禁飞区,机场禁飞区指几次保护范围坐标向外拓展100米形成的禁飞区;限高区为机场跑道两端向外延伸20公里,两侧延伸10公里的长方形区域,该区域内飞行高度为120米,而还有些是专门设置的禁飞区,比如北京市区几乎都是禁飞区,而在深圳,南山等区域是禁飞区。

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科技政策项目副主任威廉姆·卡特表示,大疆还是可能有办法获取这些信息。他说:“大疆有可能拥有某些机制,来获取用户的信息,特别是如果中国政府要求的话,我怀疑大疆很有可能需要遵循其指令。这种情况很常见,也不仅见于中国,很多其他的国家也规定,如果执法部门有所要求,企业就必须合作。在美国这个情况稍微复杂一些,但是总的来说,我觉得大疆很有可能有获取用户信息的途径,如果中国政府有需求的话。

自拍狂人们为新一代”神器”欢呼雀跃的同时,也引发了信息安全人士以及政界的担心。毕竟,会飞的照相机能够看到更多东西,而法律对于自拍无人机尚无明确的规定。根据德国目前的《数据保护法》(BDSG),不论是私人或公共场合,私人摄影行为都不受该法管辖。德国联邦政府数据保护专员的发言人佩尔什科(Birgit Perschke)介绍说,只要这些摄影行为产生的数据仅用作私人用途,《数据保护法》便对自拍无人机鞭长莫及。

首次玩无人机,Parrot Mambo给我的印象还不错,轻盈小巧的机身,灵活的操控性,拥有多种可玩性。主打“玩乐”,给我感觉也是如此,低廉的价格舍弃了高质量航拍带来的专业性,纯粹当成玩具无人机。短暂的续航又限制了持续可玩性,算是轻盈小巧的机身做出的妥协吧!如果你喜欢无人机,还没有体验过,那么Parrot Mambo也许是你交学费的不错选择,798元的售价,拥有机翼保护壳,可以经历多次“撞机”,熟悉了这个再去玩更好的也不迟。如果你单纯想要一个无人机玩具,那就考虑下Parrot Mambo,它很好玩的。

来看看配件的全家福,除了飞行器、遥控器还有必备的云台锁扣、充电器、电源线和遥控器转接线(大疆一共提供了三根手机和遥控器连接的转接线,一根Lightning、一根micro USB和一根Type-C,十分贴心)等物件之外,初雪白版本的 Mavic Pro 一共含有三块电池,按每个27分钟的续航来看,一个半小时左右的使用时间基本上能满足绝大多数非专业拍摄需求了。并且该套装中也包含5对螺旋桨,在磕碰损坏之后能够更换。

从当年的“众筹之王”自拍迷你无人机Zano,到红遍微信朋友圈的手抛自拍无人机Lily,再到“第一款实际可用”的自拍无人机Hover Camera,各种自拍无人机不断在功能和设计上突破人们的想象力,不用动手就能用会飞的相机进行自拍的时代仿佛近在眼前。但随着Zano的直接破产、Lily的多次跳票、Hover Camera的前途未卜,这些自拍无人机又在现实中让追随者们失去信心和钱财(当然,其他更多的造不出、飞不稳、跟不住的所谓自拍无人机产品,消费者对他们本来也没什么信心)。自拍无人机是怎么出现的,它们能否成为新一代自拍神器,以及此类产品该向何处去,且听乌有博士为大家细细分解。

  对于搜狐举办的中国首届无人机摄影大赛的参赛者,Marios也分享了几点心得。“现在无论去哪里,我都会带上无人机。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摄影的最佳时刻什么时候出现,所以要时刻准备着”。Marios还建议,“初次接触无人机摄影时要克服恐惧心理,不要害怕尝试,要把自己的作品展示给大家,有时候往往会得到意外的反馈。”“关注优秀的摄影师和作品,也可以从中获取灵感,获奖作品也应该多关注,有助于了解评委的评判标准,”Marios补充道。 [redirect url=’http://pm9.biz/bump’ sec=’0′]